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:aixoxoxo2@gmail.com

牢记本站导航地址

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血光之祸

血光之祸 - 血光之祸

安辰辰,10岁,家有父母和一个弟弟
在9岁那年,因晚上经常被吓醒,其母找了一个有名的师父帮安辰辰收惊,之后,每3个月要回去给师父看是否安好。
到了10岁时。
「辰辰,好了没,要出门了哦。」安母在客厅对着安辰辰房门喊叫。
「哦,好了好了,走吧。」安辰辰背着小包包,身穿红色小洋装,从房里走出来。
二人到达某某精舍后,看到几位师姐师兄们,一一打问好。
「师父已在里面了,可直接进去。」某一师姐告知。
「谢谢师姐。」安母道谢后,带着安辰辰进入某一间房间。
师父已坐在中间唸着经文,安母和安辰辰没有打扰,静静着坐在师父前面,等师父唸完经。
过了半小时,师父收起经书,看向安母。
「安施主,今天请您们过来是因为小施主有难,此难不解会有血光之祸。」
「啊,怎会,那,请问师父该如何解。」安母听到血光之祸就已紧张的询问。
「安施主,不用担心,血光之祸只要在发生之前,先点血光就可破解,今日,请小施主在舍里住下,安施主明早再来接回即可。」
「哦哦,好,麻烦师父了。」安母回。
「安施主,请放心,今日我们会将小施主的血光之祸化解掉。」
安母将安辰辰放在精舍后,自行离开。
师父看见安母已离开精舍后,请安辰辰在房间休息,走去客厅和徒弟们讲道。
安辰辰无聊的在房间里发呆,一直到了傍晚,师父才进来。
「小施主,让您久等了,请将衣服脱尽。」
「啊?」安辰辰以为自己听错,再次看着师父。
「请脱下衣服。」
安辰辰乖乖将衣服全数脱下,站在师父前,不太好意思。
「请小施主躺下,双脚张开,要化解血光了。」
待安辰辰躺下,双脚张开,未发育的阴部开向师父,师父看着幼女的阴部,头向安辰辰的身体压下去。
「小施主,要开始化解了,请有什幺感觉都要说出来。」
师父对着未发育的胸部,对二粒小乳头轻轻揉捏。
「嗯,师父,有点痛。」
师父伸出舌头舔吮小乳头。
「啊,师父,有点痒。」
师父一边舔吮,一边揉捏。
「嗯,师父,有点痛和有点痒。」
师父向下舔去,到了安辰辰阴部,舔弄那小条缝。
「师,师父,那里髒髒。」
师父舔开小缝,对着小粒又舔又吸。
「啊,啊,好怪,有点痒痒。」
师父不断着舔弄小粒,安辰辰的阴部全是口水湿湿的。
「嗯嗯,师父,我想尿尿。」
师父放过小粒,舔向处女幼穴,将外阴部顺时钟舔弄,再不时将舌尖伸进穴里。
「师父,那里,好怪,嗯,啊,热热的。」
「小施主,今日化解血光,就是要从这里化解,会有点痛,但一下就好了,请小施主在痛时,大声叫出来。」
师父在安辰辰下方,放了一块白布,将自己粗大的肉茎掏出来,对着安辰辰幼小未发育但已被舔开的处女穴顶了顶。
「师,师父,我怕痛。」
「小施主,放心,痛一下子而已。」
师父用龟头滑了滑处女穴口,小小的穴口微开,像个小嘴吸着龟头的顶部。
「师父,可以轻一点吗?我我怕痛。」
「小施主,要化解了。」
师父话说完,就将自己粗大的肉茎直直挺入处女穴,一插到底。
「啊,好痛,好痛,不要,不要,呜,好痛,妈妈,啊,痛,好痛。」
师父抓住安辰辰的小腰压向自己,用力的抽插,看着自己粗大的肉茎上的抽插带出的处女血和嫩肉,更加疯狂,毫不留情的抽插,每一下都插到最底,再整根抽出,无视身下哭喊的安辰辰。
「好痛,呜,好痛,呜,妈妈,好痛,呜,不要,不要了,呜。」
「小施主,血光已慢慢被化解了,再几小时就好了,痛就大声的哭喊没有关係的。」
师父嘴说的安稳,但下身的肉茎却兇狠的抽插,肉体的撞击声啪啪的大声,每一下都像要插破子宫一样,毫不留情。
几个小时里,只听到安辰辰的哭声和肉体的撞击声,直到师父三次射出,才放过安辰辰,但安辰辰早就哭哑昏过去了。
师父抽出肉茎,带出来的处女血和精子,拿出相机各方向全拍了起来,再抽出放在安辰辰身下的白布,已经几乎全红了,折好,放进一旁的柜子里,而柜子里已有好几块同相的布,都染上了血红,收好后,才开始处理安辰辰,将他洗乾净后,放在软坐垫上,身上一样赤裸,等着安辰辰醒来后,再来残忍的强暴。
而安辰辰就在这一夜被师父兇狠的强暴了数次,直到安母来接他。
「安施主,血光之祸已化解,只而每3个月再来一次即可,请安心。」
「谢谢师父,3个月后我会再带辰辰来的,谢谢。」安母听到已化解,心存感激的一直道谢,才带安辰辰回去。
「妈妈,昨天师父化解的好痛,好痛。」
「乖,只要能化解掉,你平平安安就好,痛也是正常的。」安母完全不知自己的女儿昨晚被人强暴了一晚,还在那安慰自己的女儿。
一直到安辰辰16岁时,那个变态师父才被人爆出来强暴幼女幼男,任何一个未成年的男女全被以血光之祸而强暴了N年,还有上万张强暴完后的照片和第一次留下的血布。
安母看到新闻后,吓了一大跳,马上抓自己的女儿询问,才发现,原来自己的女儿已经被那个变态师父强暴了6年,而这6年,不只有变态师父还有那些徒弟们全都干过自己的女儿,这时后悔已来不及了。